极速分分彩平台 > 精华帖文 >


[转贴]“酷评”:话语狂欢的背后
“酷评”:话语狂欢的背后作者:夏洁


  摘 要:“酷评”是一种崭新的文学现象,它是以相应的社会思想文化思潮为基础,在文学批评领域中展示批评者面貌的,以专门批判名人名作的否定性结论作为特殊标志,并带有相应商业化(广告化、包装化)手段的一类文学批评。它的出现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本文旨在结合当代批评界关于“酷评”的讨论,从“酷评”文本的话语方式来追本溯源,探讨“酷评”背后的思想根源。

  关键词:酷评文学批评话语狂欢

  2005年的文学批评界热闹非凡, 一个名词在批评界频繁亮相,即“酷评”。 “酷评”之意我遍寻字典、词典,实无查证。“酷评”的概念并没有统一的定义。从字面上来说,“酷”来自英语词汇“cool”,“cool”在《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中的解释是:不友好的,冷淡的,冷漠的;(因时髦、漂亮且与众不同而)令人钦佩的。文学评论如果加上“酷”,那么就表明评论采用一种“冷酷”而非同常规的方式。从批评的文本上来看,“酷评”是指不求学理、不讲学术规范,甚至不讲礼貌而只讲个人感性直觉的直率评论。是一种文坛新兴力量对传统势力的挑战与反拨。王朔评金庸、评鲁迅、评其他一些作家的“王氏批评”, 余杰以正义和道德的名义批评,《十作家批评书》式的批评,以及对余秋雨的某些追讨个人历史的批评等都被看作为“酷评”式批评。有些论者也将学术研究过程中对文学思潮、文学史、作家作品研究、文学活动所作的武断性批评也看作“酷评”。由此可见,“酷评”一词在学术界带有一种不被肯定的贬义。批评家李建军指出:目前的趋势甚至事实是,人们往往倾向于把所有尖锐地指出问题和剖析问题的否定性批评,一概不加区别地称之为“酷评”。 [1] “酷评”是一种崭新的文学现象,它是以相应的社会思想文化思潮为基础,在文学批评领域中展示批评者面貌的,以专门批判名人名作的否定性结论作为特殊标志,并带有相应商业化(广告化、包装化)手段的一类文学批评。它的出现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本文旨在结合当代批评界关于“酷评”的讨论,从“酷评”文本的话语方式来追本溯源,探讨“酷评”背后的思想根源。

  “酷评”的表现方式:话语狂欢

  传统意义上的文学批评以其深刻的思想、缜密的逻辑和丰富的学理对具体文本进行艺术的再度重构,在既定的话语之中延伸它的审美内蕴,拓展它的审美空间,使读者在这种“二度创作”中领悟到作品中某些更为丰茂的审美信息和艺术内涵。使作家在批评家充满智性的艺术发现和独特创造中寻找自身的优劣。而“酷评”则站在反传统、反权威的角度对作家作品进行严肃的、严格的,有时甚至是严厉的、严酷的批评。“酷评”者们赫然将鲁迅、郭沫若、巴金、艾青、沈从文、丁玲、莫言、余华、余秋雨等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名家大家及其巨作推上了“批判的祭台”,献上“批评的花圈”。

  “酷评”之所以称为“酷评”,就在于表现方式是开放的、尖锐的;是一种能够吸引读者从五花八门的娱乐方式回归文学的批评手段。要达到这些目的,就必须要做到表达方式的“酷”,即批评话语的“酷”。研究上述各位的“酷评”, 其批评话语不外乎以下几种手段:

  一、话语谩骂。“酷评”采取了谩骂式、漫画式的夸张方式丑化论敌,借以达到以“骂”声夺人的非常气势,这也是被称为“泼妇骂街”的根本原因。[2] 伊沙和徐江,以及他们的对头,在网络、报纸、书籍以及一切可以开骂的地方骂一切可以骂的人,有时候在谈到立场和诗歌还夸张的涉及对方和自己的生殖器官。余杰的《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中,近乎谩骂余秋雨为 “文革余孽”、“才子加流氓”。虽说学术论战不是谩骂,但“酷评”者们通过其炫耀化、包装化以及尖厉的声音,吸引读者,以用较短的时间获得更多的注意力,造成批评的广泛影响。

  二、话语挑逗。“酷评”是给大众看的,所以它要深入浅出。批评,严肃的批评的在当下的声音日渐微弱,人情评论、媚态评论、遵命评论、圈子评论、逐利评论侵蚀了我们的文坛。甜腻腻,软绵绵的批评,让读者、批评家、作家打不起精神,让文学与文学评论也打不起精神!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在文坛沦丧,批评失去信任的时候,用“狂欢”、“叫春”、“呻吟”这些富有挑逗的“独特话语“来刺激读者、批评家、作家的神经。来“酷评”一下,没什么不可以。

  三、话语叛逆。从“酷评”的主题来看,“酷评”的方式是一种与传统意识形态不同的批评方式,是一种对传统批评的叛逆。正如他们自己在《十作家批判书》的扉页上的宣言: “鲁迅、沈从文、张爱玲、刘震云、莫言、王安忆、北村、余华??这些在堂而皇之地引领着懵懂的中国读者,踏上杳渺的文学之旅,我们的审美情趣遭到了无情的禁锢,我们的阅读路线也被误导,我们睡眼蒙眬了几乎半个世纪, 今天, 我们要对他们说不。”[3]朱大可先生的《抹着文化口红游荡文坛——极速分分彩平台—余秋雨批判》, 是特别具有漫画化的“酷评”代表作之一,将余秋雨的散文视为 “点缀生活的‘文化口红’”。

  四、话语的单一否定。长久以来,批评中的吹捧之风扶摇直上,且有愈吹愈烈之势。吹得作者、读者晕晕乎乎的,使得文学批评的客观性,公正性大为降低。人们希望有一定震动力的尖锐的批评,改变文坛的沉闷之气。“酷评”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酷评”者们将传统的“二元”或是“多元”的批评视角视为垃圾,采用“一元”的并且是绝对否定的单一判定方法。“酷评”有鲜明的是非立场,哪怕在其立场之后没有深刻的学理依据。比起批评界那种不读作品赶研讨会、不顾只顾吹捧的批评,“酷评”者们真实的表达了他们自己的思想。“酷评”采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哪怕没有做到详细的分析。比起批评界那种面面俱到而面面不到的批评,“酷评”者们起码多了些“片面的深刻”。 “酷评”者们抓住一点,寻根究源,让读者明白真理,至少明白追求真理,挑战权威的必要性。
话语狂欢的背后思想狂欢

  “酷评”的出现,是对一体化的文学批评界“歌功颂德”式批评的挑战。 “酷评”采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为文学批评界吹来徐徐清风,使文学批评找回失落许久的怀疑精神和个性魅力。使广大读者回归文学、关注文学。

一、压抑过后的思想狂欢:文人获得的批评权利。中国的文学批评先天不足,解放以来一直受封闭僵化的政治批评的束缚,坚持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迷信于所谓的学术权威。在改革开放、西方文学批评观念全面冲击的背景下,打破了封闭僵化的政治批评模式的束缚,走向对文学批评方法、观念、话语等的全面变革与探索,形成多元化的批评格局。思想者、文化人既获得了批评的权利,也具有了批评的勇气。像王彬彬对残雪、余华、金庸、王朔及“过于聪明的中国作家”的批判,像邵燕君对文学评奖等当下文学现象的剖析,像刘川鄂对池莉作品及作家明星化等流行文化现象的质疑,像李建军对贾平凹、阿来等作家、作品现象的实证式细凤凰彩票评,所做的都是“剜烂苹果的工作”,显示了一种 独立、自由、认真、负责的批评精神。“酷评”者们区别于传统的批评方式正是政治压抑过后的思想狂欢,是现代社会进步的表现之一。

  二、学术制度中的弊端的反抗。长期以来,我们的思想文化界,甚至是整个学术界都存在这样的一种现象:过分倚重学术“权威”——早已成名的老专家、老学者,而忽视了年轻学者的声音。不可否认,学术界的老专家、老学者在我们的学术建设过程中做出过极大的贡献,也应该获得我们足够的尊敬。问题是,在学术发展中分工越来越细,又越来越多的学科交叉的状况下,有时专家也未必一定会得出正确的判断。这就需要更多的年轻非知名学者的声音,即使是一些“片面的深刻“的声音,那也是新鲜的声音。王朔所称的“革命文化”就是反传统、反权威,信奉造反、革命、强权、暴力的文化意识。就是对学术弊端的一种反抗。

  三、从历史的发展的角度看:很久以来我们一直在对其顶礼膜拜的所谓经典之作品其实不过是统治者为了维护其统治而进行的意识形态的灌输。纵观中国近代史,对于经典的每一次构筑都有着更深层次上的意识形态的目的。所以不存在永恒的经典,也不存在自然而生的经典。一旦环境发生了变化,那些当时的经典要么随风泯灭,要么就被厚厚的历史尘土掩盖。事实就是如此,一些当时的经典,随着环境的改变,由于本身无限的机能,被批评家进行重新的诠释和解读,和新的意识形态相结合,重新焕发出犀利的光彩的也比比皆是。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经典文本已然不是当时的面貌,它已经是一个新的经典文本,是批评家的另一种形式的创作。没有永恒的经典。一时的经典也不过是批评家别有用心的建构。“酷评”者们对经典的批判,是在新的时期,对经典的新的解读。

  学者李建军指出:“批评是一种揭示真相和发现真理的工作。虽然进行肯定性的欣赏和评价,也是批评的一项内容,但就根本性质而言,批评其实更多的是面对残缺与问题的不满和质疑、拒绝和否定。是的,真正意义的批评意味着尖锐的话语冲突,意味着激烈的思想交锋。这就决定了批评是一种必须承受敌意甚至伤害的沉重而艰难的事业。”[4]的确,在当今中国文坛,需要一批勇于谈问题、敢于说真话的批评家,需要不怕干犯名流,不怕触怒、得罪“著名作家”的批评家。虽然我们在“酷评”者们的字里行间看不到严密的逻辑,看不到丰富的学理,看不到权威的公允之言,但我们同样也看不到世故圆滑的投机,看不到互相吹捧的交换,看不到不关痛痒的温吞之谈、两可之论。我们看到的是在困惑与迷失之际,“酷评”者们显示了一种独立、自由、认真、负责的批评精神。

参考文献:
[1]李建军:关于“酷评”[J].文学自由谈, 2001年第4期.
[2]汤奇云:《"酷评家" :批评界的谬种 》[N].《文论报》,2001年2月15日.
[3]王朔,林童等: 十作家批判书(之二) [M]. 北京:北京理工出版社,2004.
[4]李建军:《批评家的精神气质与责任伦理》.《文艺研究》2005年第9期.

Fault-finding criticism:The back that the words revel
Xia Jie
(Department of literature, Sichuan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Sichuan, Chengdu 610072, China)

Abstract: " Fault-finding criticism " is a kind of brand-new of literature phenomenon, it with correspond of society thought cultural current of thought for foundation, display an animadversion a feature in the literary criticism realm of, with specialized judgment the personal name make of the negativity conclusion is a special marking, and take to have a type of literary criticism of corresponding the commercial (the advertisement turn, pack to turn) means. Its emergence includes it the deep social source, this text aim is combining the field discussion concerning" Fault-finding criticism " of the contemporary animadversion, from" Fault-finding criticism " text originally of words method to make track for origin trace to origins, study "Fault-finding criticism " the thought source of the back.
Key words: Fault-finding criticism; Literary criticism; The words revel

(本文已发表于《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联系方式:夏洁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西一段155号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文学所 610072 E-mail:xiajie0565@sohu.com

作者简介:夏洁(1978- ),男,汉族,安徽无为人,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