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分彩平台 > 精华帖文 >


中华文化在盛世下的危机
中华文化在盛世下的危机

枫叶丁果

中华文化是一个相当大的概念,我们可以从人文历史,宗教哲学,音乐建筑,宗教饮食风物等人类社会涵盖的诸方面来论述,写几本书都写不完。以前跟小说家白先勇聊天,他谈昆剧,可以谈一整天都不休息。我只是想提出一些对中国文化的思考,尤其是中国文化在盛世中的危机问题,当然作为居住在加拿大的华裔作家,我也想简单论述一下海外华人在中华文化在海外薪传的使命。

说中国地大物博,现在看来可能要有些修正,因为中国经济崛起以后,发现我们人口众多,加上过去乱砍乱伐,各种资源都不够用,需要向外去寻找。今天,加拿大生产力的水准在下降,加上美国经济不佳,本来不会太好,但因为中国和印度发展需要大量资源,所以把加拿大的经济也带热了,加拿大才是地大物博。如果加拿大人口不增加,单靠卖资源,完全不生产,都可以维持两百年生存,但中国做不到。然而中国文化五千年,现在的考古学还在不断把这个时间往前拉,说它博大精深,毫不为过。散文家余秋雨跟着凤凰卫视,跑了一趟希腊埃及古巴比伦,还有印度,回来说了一句话,那就是几千年的古文明,大都灭亡或者萎缩了,只有中国登上了历史舞台,就没有下来过。事实上,古文明延续至今,还可以影响世界的,就算是中国和印度了。今天我没有时间来比较中国和印度的文化,未来这两个大国会否在竞争中一拼高下,我们现在也不方便下定论。在北美,印裔社群和华裔社群的竞争能也在逐渐成为话题。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正在强大的崛起。连最抵触中国的美国国防部长伦斯斐走了一趟中国后,也承认说中国正成为世界的第二强权,汉唐盛世再现也成为许多中国人口中的流行语。许多人期待,强大的中国也会使中华文化成为强势文化。我倒不敢下这样的定论。反而,我们可以看到中文正在成为强势的语言,一如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如日中天时候的日文。那么,中国的强大跟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关系如何?有人说,中国再次崛起,证明中国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长久的生命力,并同现代化经济没有冲突,因为同属儒家文化圈和汉字文化圈的日本南韩台湾,甚至新加坡都在市场经济上做出贡献;但是,也有人说,经过五四运动,还有文化大革命,中国文化中最保守的东西被革命革掉了,中国人可以向世界敞开胸怀了,所以现代化的东西可以顺利的进来;也有人说,中国庞大的人口市场,有效率的威权体制,廉价实用的技术劳工,构成了成为世界工厂的最基本要素。不管怎样,中国的崛起,一如像八十年代的日本,也会带动中文和中国文化成为强势文化。问题是,中国会向世界展示怎样的文化景观?

中国文化在中国崛起强大的背景下,到底是机遇还是危机?恐怕会有很大的争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五千年来,中国遭遇外族入侵,包括所谓的匈奴,五胡乱华,蒙古族,满清,或者内部分裂割据,到一百年前,帝国主义尤其是日本的侵略差一点造成亡国灭族的危机,但是中国依然站立住了,中国文化依然站立住了,强势的敌人或者敌对文化反而被同化了,或者被驱赶出去了。可见,中国文化不怕苦难和危机,因为五千年文化的根扎得深,根深叶茂。但是,今天中国逐渐成为强势国家,有了比汉唐盛世更繁荣的物质环境,许多人反而担心,中国的文化是否有消亡的危机?中国会不会重蹈罗马帝国的覆辙?或者像汉唐一样,由极盛而走向衰败?

人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经济崛起国势日盛使一部分新儒家学者大唱中国文化的赞歌,谓这证实了五四以来反传统是有问题的,中国传统文化可以嫁接现代化的高枝,开出美丽的成功繁荣之花,但是,事实上,在现代化的物质主义冲击之下,中港台两岸三地,中国文化的精粹,尤其是人文主义的精粹,已经变成了虚设的楼阁,礼仪仁智信,也只是纸上谈兵。欺骗虚伪是常态,尔虞我诈也是常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最高的价值观,笑贫不笑娼是社会风气的写照。知识分子的忧患意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人情怀,本来是中国文化传统和精粹的表征,但今天的知识分子和文人,不少人人格分裂,成为两面人,网上有批评很激烈,说今天的知识分子“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我认识的新儒学大师,社科院哲学所的郑家栋教授,一方面著作不断,一方面竟然违法让自己七个“太太”进入美国不归,成为走私人口的嫌疑犯。还有,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经济强盛,一大批经济学家招摇过市,但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却不到五个,一番话引起震撼。中国青年报为此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民众眼里的真学者只有两人:一个郎咸平,一个是吴敬琏。
有朋友感叹,以前封建社会,虽然有女子因各种原因沦落风尘,不说许多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风采远在日本艺妓之上,更有杜十娘,董小宛,柳如是等传奇人物,让青楼文化也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大殿里“登堂入室”。民国初年,蔡锷将军成功逃出北京城,拉起讨袁大旗,小凤仙有胆有识相助,成为青楼新的传奇。但是,如今的中国,三陪小姐遍地都是,但却是赤裸裸的钱肉交易,没有文化自不待言,千奇百怪的丑陋也令人叹为观止。当然,这不能怪现代青楼女子无情,男人的堕落更是最终的原因。

不仅是中国文化精粹的“软体”,已经没有实践者,许多人文主义的精华,比如孔孟,成了“膏药”,来贴住今天中国人没有礼仪,没有道德,没有贵族气,浮躁浅薄的现代“疮疤”。即使是中国文化精粹的硬体,也在遭遇破坏。以往文革的破四旧立四新,是在政治的高压下对传统做出的破坏,人们在心里感到可惜,气愤,文革后还有反省。但是,今天的破坏是在现代化发展的大旗下进行,大家都理直气壮。旅德的台湾作家龙应台就痛批,中港台澳门四地,对古迹和历史街区的摧残,她说,在现代化的发展口号下,地产商业利益就像一架巨大的推土机,把历史遗产,老旧胡同,秦砖汉瓦的城墙,都铲平了,成了高楼大厦的垫脚。雄伟的万里长城,租借给现代青年聚会狂欢,经历了千年烽火历史苍伤城墙砖瓦,如今却要忍受现代人的拉屎撒尿,真是情何以堪?

孔夫子在《论语 述而篇》中论及国家在转型动荡时,有四件事情最让人担忧:人们不再讲品德的修养,也就是不积德(德之不修);人人浮躁,不肯老老实实做学问(学之不讲);知道应该做的事情却不肯去做(闻义不能徙);知道自己的问题和毛病,却视若无睹,无法改正(不善不能改)。孔子的担忧,难道不是今天中国人现实的写照吗?
令人深思的是,近代中国在落后挨打,或者经受苦难的时候,对传统文化,对国民性的反省就急迫,深刻,因此产生了鲁迅,柏杨,林语堂,巴金等人。如今,中国在强大的时候,除了少数复古派乘机拿出老古董来炫耀之外,到底有多少知识分子和有心者对中华文化的现状和国民性进行深刻的反思呢?巴金去世的时候,一大群人站出来缅怀巴老,赞扬他的《随想录》,仰慕他的讲真话勇气。但是,纪念热潮一过,还有多少人真的拍案而起,讲真话,求真相呢?在今天一片繁荣景象里,人们的反省意识早就懈怠,无知的傲慢成了常态。

我一向认为,在两岸三地现代化发展的今天,在中华文化陷入繁荣的危机之中时,海外华人是承担中国文化传统精粹传承和发扬光大的主力,因为他们身在海外,而不是“庐山之中”,所以没有染上故乡现代化的浮躁浅薄的习气,可以客观地审视中华文化的精粹糟粕,同时,“离乡的人更爱乡”,“去国的人更爱国”,浓浓的乡愿,厚厚的乡情,让海外华人有一种保护和捍卫中华文化精粹的责任感和紧迫感。还有,华人涌向世界各地,两岸三地尤其是中国大陆的崛起,让世界上刮起“中国威胁论”的风潮,在西方人思维中根生蒂固的“黄祸论”也沉渣再起,要消除“中国威胁论”,使“黄祸论”销声匿迹,单靠各方政府冠冕堂皇信誓旦旦的表态根本无济于事,海外数千万华人,才能有效解除别人的疑虑。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海外华人就是中华文化的体现,是中华文化鲜活的载体,是中华文化的流动舞台。华人和华人社区的一举一动,就会让别人亲身看到,中国人到底是“黄祸”,还是和平的使者?一群华人在一个社区买屋居住,结果把所有院子和屋前的树都砍了,把社区的街景完全变了,最后把周围的西人邻居都赶跑了,人家一定会相信“中国威胁论”。反过来,如果春节中秋,给邻居送上一幅春联,一盒月饼,有时候,请人过来包一顿饺子,给人家介绍一下华夏千年的历史,人家就不会相信“中国威胁论”,因为他/她们看到的中国人,友好热情,宽容大度,可以和谐相处。

海外华人喜欢宣扬中华文化。但实话实说,几十年来,讲的并不是太好,使这里的洋人以为中国文化就是舞狮子,讲一句“恭喜发财”,最多是去中餐馆大吃一顿,这显然是把中华文化庸俗化。有人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给他们讲也不懂。这是犯了八十年代日本人的错误,日本人懒得向西方世界介绍日本文化,结果人家眼里的日本,就变成了只有发达的“四肢”(经济),而没有“脸”(文化)的庞大怪物,成了“日本威胁”,人人讨厌,人人喊打,只有寿司和漫画还算受到欢迎。但即使是这样的日本人,竟然说他们才是中国文化精粹和历史的阐述者和继承者。我在日本的时候,有一个日本知名汉学家当面对我说,日本从中国继承了典章制度,也对中国古代史进行了最全面细致的研究,水平远远超出中国自己的研究。可见,中国人讲重视历史,完全是一片谎言,中国人是最不懂历史和轻视历史的民族。对这样的狂妄观点,我们当然可以气愤,但冷静下来,我们还是有反省的空间:我们对五千年的文化尊崇,只是表面的功夫,只是面子的炫耀,还是真心的珍惜,努力的保存,做去蕪存菁的整理挖掘?同样,在申请端午节文化遗产的问题上,中国输给了南韩,这也是及时的警钟,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不能将其庸俗化简单化,也不能舍其精神,取其表皮。说的更严重一点,中华文化不能亡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

当然,在海外宣扬中华文化,我们也要防止另外一种倾向,那就是只讲不做。我们一定要搞清楚,讲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并不证明你自己就是博大精深,现代中国人常常人格分裂,以前我们古人就这样形容人格分裂,表里不一的人是“满嘴吧道貌岸然,肚子里男盗女娼”,这就是说,我们讲中国文化的精深伟大,并不能漂白我们自己,好的文化必须是靠文化的载体:人体现出来的,带出来的。是在生活中带出来的,文化就是生活方式,文化就是你的日常行为习惯。

中国文化的主题就是解决天地人三者的关系,这从易经就开始讲了。
你是中国人,你是华人,人家看你,当然就是看中国文化,通过你来了解中国文化。我们常常感叹,我们在这里生的第二代,是典型的香蕉,不顾家长的苦心,不愿意传承中国文化,怕学中文,中国文化的传统差不多是“二代衰竭”,“三代而亡”,许多家长都抱怨环境,觉得外部环境不利于中国文化的传播,英文字26个字母把孩子弄懒惰了,所以不愿意学比较难的汉字。
但是,我们的家长就是没有反省自己,我们自己身体力行带出来的中国文化信息,有没有打动我们孩子的心灵,让他们感受到中国文化对他们看外部世界,处理人际关系,得到周围尊重,有什么好处?孩子是单纯的,也是实际的,孩子有着天生的比较能力。你的中国文化精粹的灌输,如果有成功的实践例子,他们会接受,也会传递给周围的孩子,因为这些文化价值带出来的东西,让他们可以自豪,让他们可以受用,也可以让他们感染别人。反过来,如果你灌输给孩子们许多中华文化的价值观,但你从来不身体力行,他们怎么可能接受?

就以海外华人最引为自豪的中华料理来说,我们也有很深的挫折感。在我们看来,做工精细,文化涵义浓厚,味道绝佳的中国菜,在我们孩子们的眼里竟然不如麦当劳炸薯条,这真是情何以堪?海外华人极速分分彩平台用一双筷子和平征服世界,但却征服不了自家孩子的胃口,得不到他们的欢心。理由何在?其实,吃中国菜,孩子们要受致于父母,在饭店,点菜是父母的权利,如何吃也是父母说了算,孩子要点可乐,也要听父母的叨唠,一顿饭,孩子们付出了自由选择的权力,它在可口,孩子们都嫌烦;吃麦当劳,那就简单得多,父母也不用多说,汉堡薯条可乐是配套的,孩子们自己选择,自己享受,不好吃的东西也变得很可口。显然,吃饭的背后,隐藏的是文化差异,是被动和主动的心理因素,是自由和顺服的选择。如此看来,孩子们虽然选择了简单的食物,但自由的享受比满汉全席更能虏获他们年轻奔放的心灵。未来向孩子们推广中国料理,应该给他们更多的自由选择和心灵享受。
海外华人能够忍受第一代移民付出的种种牺牲,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从而就有更好的未来。因此,家长督促孩子学习可谓不遗余力,但是,孩子们很快习惯西方松散自由的学习环境,不再喜欢东方式的攀比,父母的苦心常常接出苦涩的果子。原因何在?一句话,督促孩子学习的母亲已经没有“母仪天下“的自觉心和风范,对孩子和自己采取双重标准。一方面要孩子刻苦,一方面自己都懒得下苦功夫学英语,因此孩子当然不服气,觉得父母连那么简单的英语(对孩子来说真的很简单)都不肯学,凭什么要我们”头悬樑,锥刺股“地努力?可见,要向孩子们灌输中华文化的刻苦勤奋,父母们也得以“孟母三迁”的精神鞭策自己,不能有双重标准。
还有,面对西方个人中心主义的思潮,以及许多独生子女太过自私的现状,父母们呕心沥血地要培养孩子们高尚的品格,因此对他们灌输孟子“恻隐之心“的观念,以期待孩子们能够养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胸怀,但效果根本不彰。究其原因,原来孩子们看到,社区的慈善捐款活动,父母们从来不参加,无论海啸地震,大人们在电视机前感叹一声,但吝啬到不肯掏一分钱。而在主流社会,西人们最津津乐道的是谁是社区的慈善家,贵妇人珠光宝气最眩目的晚会是捐款晚会,西方孩子们耳濡目染,自然就培养成”施比受更凤凰彩票有福“的观念,东方孩子也就相形见拙,你说,他们长大后,会以东方文化为荣吗?
华人社区常常为中华文化中道家文化对环保的认识之深感到骄傲,西人也不讳言要从道家文化中寻找环保的灵感,但是,我们的父母再倒垃圾的时候,都不愿意费时把可垃圾分类,把可环保再用的垃圾专门放一起,一个黑黑的垃圾袋,就把身体力行教育孩子环保的热情和理想扔进了垃圾推。
还有,华人津津乐道中国哲学“和而不同“的理念,认为它是当今时髦流行的多元文化的最早发轫,但是华人社区百年不止的”窝里斗“,无情地粉碎了这个温情脉脉的传统理念;华人教育孩子们要诚实,要”君子健,当自强不息“,当大人们为了一点福利金,不惜撒谎,制造假证明,这除了让孩子们觉得中华文化虚伪以外,还有什么引以为荣的自豪感?儒家强调以人为本,”君为轻“,但华人父母和社区都是以官为本,以权为本,以钱为本,孩子们怎么能够在中华文化中寄托理想,以为惕厉,尊为圭臬?

由此可见,中华文化在盛世中的危机,不是文化本身的危机,而是人的危机。有人用社会进化论的思想安慰大家,认为这是发展中的暂时现象,随着中国强大,一切都会好起来。这种说法是推卸责任,麻痹斗志,完全与中华文化传统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患意识背道而驰,警钟长鸣才是出路。有人要从今天的思维角度来翻案历史,要让秦侩站起来,这种”新思维“的结果就是让岳飞跪下去,让中华文化跪下去,让中国人从精神上跪下去。
其实,今天要在盛世中避免中华文化的衰败,要让海外华人肩负起中兴中华文化的使命,我们必须回归先秦时代中国人的祭天精神,“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心灵的回归,屈原问的“天”,老子寻的“道”,孔子的敬畏,在圣经中都有完整的答案。有人说中国人没有宗教心,没有敬拜的习惯,这是现代的误解。五千年中华文化兴起的源头,就是敬天畏神的精神,只是今人遗忘或者不想提起罢了。易经说,形而上,谓之道。孔子也说,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如今,已经到了论的时候了极速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