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分彩平台 > 猫眼看人 >


[灌水]儒学的叛逆者多才多艺与知识渊博的墨子及其墨学(一)

儒学的叛逆者多才多艺与知识渊博的墨子及其墨学(一)

墨子主张“兼爱”与“非攻”,这既是他的人生观,也是他言行的出发点与落足点,还是他的思想的核心。墨子反对“强劫弱,众暴寡,诈谋愚,贵傲贱”。“兼爱”突破了等级森严的儒学“仁爱”之说,主张人格平等;谴责一切欺压民众、荒淫腐朽以及巧取豪夺的行径;墨子还深知邪恶不除,“兼爱”很难得以实现;他所创立的墨学,是“贫弱者”的学说。所以,墨子的思想虽极盛一时,却最终还是败于诸如儒学的“富强者”的学说,而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的一大悲剧。

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墨子由一个儒学弟子,一跃而独创了“非儒”的墨学。他是否明察秋毫,深邃地发现了儒学的本质?是不是最早的“墨悔之”?回答是肯定的。他不满儒家礼仪制度的繁缛,他说过,“儒家实行厚葬,居丧时间长,做几层套棺,做很多衣被,送殡如搬家;服丧期内,哭哭啼啼,别人搀扶才能站起来,拄着拐杖才能行走,耳听不见声,眼看不见物,这足以丧亡天下”。这是多么辛辣的讽刺!又是何等尖锐的谴责!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儒学所主张的服丧也分三六九等:三年的、一年的、以及五个月的,不一而足。难道这些儒学礼教仍然是值得发扬的传统文化?回答是绝对否定的。为什么会发生墨学的命运悲剧?主要是它与儒学相对立,不可能为统治者所接受,而儒学更适合统治者的口味,才经久不衰,至今不息。

回答上述几个问号,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将涉及传统文化的一大弱点,甚至是一大弊端:太重视人伦文化,太不重视大自然,以及探索大自然的科学思想,那怕是科学思想的萌芽。这自然也会把科学探索、研究者划入“低下的劳动者”阶层。这不仅是墨学被打败的另一原因,大体也是如下悲剧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发明了火药,还不得不从诺贝尔那儿学习炸药(TNT);我们发明了“冶金术”之后,却迷失了道路与方向,变成了为统治者长生不死而服务的“炼丹术”等等。

然而,被儒学所打败的墨学,恰恰具有弥补甚至克服这一弱点的长处。墨子为寻求真知,摆脱了各种势力的纠缠,朴实无华地探索到力学、光学、几何学、数学、逻辑学、辩证法、认识论及唯物论等诸多方面。

墨子指出,力,形之所以奋也。也就是说,力是使物体运动的原因;又说“称重物时秤杆之所以会平衡,原因是极速分分彩平台长”,即重臂短,力臂长,这比称作阿基米德定理的杠杆原理早了约200年(力学、杠杆原理);

墨子说“影子时小时大,因为物体时斜时正,光源时近时远”也;他还对平面镜、凹面镜、凸面镜等进行了相当系统的研究,得出了几何光学的一系列基本原理。例如,平面镜所形成的是大小相同、远近对称的像,且左右倒换(光学);

墨子给出了许多数学概念:例如,‘“倍”的定义:“倍”,为二也,即原数加一次,或原数乘以二,称为“倍”’;又如凤凰彩票的定义:“平,同高也”。即同样的高度称为’这与欧几里德几何学定理“平行线间的公垂线相等”的意思大体相同(数学、几何学);

墨子不仅是思想家,还是与鲁班齐名的手艺精湛的匠人:他能快速制造出能够载物颇重的车轴;用三年时间精心研制出能飞行的“木鸟”。令他的学生们赞叹不已(机械制造):

墨子认为,“有名不一定有实,有实不一定有名”;他说‘“故(根据、理由)”、“理(思路、条理)”、“类(所涉及事务的界线、范围)”三样东西完全具备了,然后足以产生判断。判断是由“故”产生,由“理”呈现,由类推演的;若不知产生的理由而形成的判断,那就是荒谬的“’他又说,‘求白马,牵来了小白驹,却说没有求得。这里“求”没有错,但“说”是错误的。至于缘木求鱼,当然得不到鱼,这个“求”才是真正错的’(逻辑学);

墨子认为知识的来源有三种途径:‘一是由传授获得的“闻知”;二是不受时空限制而推演出来的“说知”;三是由亲身经验和观察所得到的“亲知”’。他还回答了什么是知识及其实践意义:‘“知名”用以表示知道事物的名称;“知实”用来表达事物的实质;“知合”表示名和实的相互符合;“知为”是指掌握了事物,并立志去实现’(朴素认识论):

墨子阐述了福祸相依的辩证观点:“对事物的认识,有的是前提肯定而结论也肯定;有的是前提肯定结论否定;有的是前提否定而结论肯定;有的是在一方面周全而另一方面不周全;有的是在一方面是对的而在另一方面是错的”。又说“在安定和平时期,要向百姓说明战争存在的危险;在战乱期间,要向百姓讲明从杀敌中求取和平安定(朴素辩证法):

鉴于上述诸方面,我们不难发现,墨子是唯物论者。然而,墨子出身平民又自称“贱民”,终身生活于黎民百姓之中,是为他们说话、仗义执言的一生。这就难免听到一些神秘和/或灵异的事情。所以,墨子是相信神鬼的,并期望神鬼能够替天行道,执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尤其是惩处那些欺压百姓的一切邪恶势力。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墨子迷信或唯心,宁可认为这是他类似宗教信仰的一种信仰。即使有点唯心,也如近代科学家一样,不伤大雅,他确确实实是博大而朴素的唯物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