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分彩平台 > 猫眼看人 >


权力乱伦比权贵乱伦更龌龊


作者 高潮



几百年前的哈布斯堡王朝之所以在欧洲横扫天下,靠的是自家生殖器内部摩擦所繁衍的后代去占位而形成的规模效应。在其最后的直系继承人查尔斯二世往上追述到腓特列三世之前,哈布斯堡家族为了让江山万万年,代代传,绝不让其他姓氏的外族插手,便采取了近亲婚配的方式来独霸天下。当然,成果比较耀眼,从流传下来的图文史料来看,王室成员的标配是现今很流行的网红脸,时下管它叫锥子脸。不过,情窦初开的少女不要误会,这张有着高贵血统的脸绝不是想象中的白马王子英俊模样,而是有异于正常人类的丑陋面孔,大而长的下巴、回锅肉般外翻的双唇、鹰钩加驼背的大鼻子、隆重的眼泡、扁平的面部,他们甚至因为这一奇特的生理结构,使得上下牙齿很难咬合,长期都张着一张似乎很饥饿的嘴,比赵本山形容的鞋拔子脸要恐龙10倍以上,保管你一睹风采后,定会像吞了某人刚脱下的内裤,狂呕不止。这种靠乱伦形成的政治势力最大优势是真正地做到了家天下,百分之百地杜绝了中国历代王朝外戚干政的恶果,即便出了什么问题,一家人打了起来,也是肉烂在锅里,肥水绝没有流进外人田。当然,不幸的是,正是因为乱伦,使得王室的后代完全成了眨巴眼养瞎子,一代不如一代。哈布斯堡家族新鲜出生的后代因此死的多,活的少,直到查尔斯二世就完全绝了后。而查尔斯二世本人也因饱受各种遗传疾病的折磨使他很后悔从娘胎里爬出来:8岁才学会说话,因为舌头太大,一说话就口水滴答,且没几个人能听懂他的海豚音;然后上下牙不能挨在一起,吃饭也成了问题。30岁就与青春拜拜了,常年忍受骨质酥松、肌无力、驼背、血尿症等病痛,完全没有君临天下,舍我何人的气势,更不用说造人。就这样,在38岁的韶华之年嗝屁了,死前他连5秒钟都不想多活,更别说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哈布斯堡王朝就此在西班牙灭亡,40年后,其家族在奥地利的统治也以同样原因宣告结束。

这是史上最规模化的为延续统治权而安排的乱伦杯具。但不是所有的乱伦都会得到同样的悲惨下场,日本皇室的乱伦似乎就走出了另外的道路。





作为日本史上的第一位女性天皇推古,18岁被其同父异母的哥哥敏达天皇纳为嫔妃,后成为皇后。公元592年,时任崇峻天皇被权臣暗杀后,推古的儿子竹田皇子和侄子圣德太子为争皇位兵戎相见,却又久决无果,于是达成妥协,共同拥立38岁的推古为天皇。但这位女天皇具有很高的政治智慧,她不但没有对圣德太子搞秋后算账,反而将其立为摄政王,辅佐执政。在她独掌皇权的36年里,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并不遗余力地向中国隋朝学习,下死力地引进汉文化,没多久便将日本搞得政治清明,风清气正,社会昌达,使这个蕞尔小国迎来了第一个文化繁荣时代——飞鸟时代,颇有中国武周王朝武则天的风范。

当然,在她之后,日本皇室的乱伦还在延续,姐弟恋、兄妹恋蔚然成风,恶果也都丰硕。其他不说,仅明治天皇15个孩子就有11个夭折,这是近亲婚配必然的后果,而他之后的嘉仁天皇虽无器官性遗传疾病,却是个精神病患者,疯到根本难以主持朝政,更遑论带领日本国民去实现“日本梦”。而之后的裕仁天皇,先天近视、先天脊柱错位等都算是遗传性疾病中很轻微的,完全没有影响到他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也许,正是因为裕仁具有乱伦的正宗血统,才使得他的胆子这么肥,竟然就异想天开蛇吞象了,代价惨痛的失败也就自然生成。不过,与哈布斯堡王朝相比,日本皇室已是烧高香,够幸运的,乱了那么久的伦,好歹还是病病恹恹地趟过了那道浑水,让正宗血统坐在皇位上没有挪窝,虽然现在这位置已不值钱,连明仁天皇都不想再继续连任这劳什子的天皇,明年就要辞职不干了,还是值得恭喜,毕竟一脉相承了下来。





今天,我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翻出来,不是为了昭示腐朽的封建王朝有多么万恶,为了永世奴役人民,竟不惜以近亲交媾方式来延长自己王权的生命。我想说的是,虽然随着科学和道德的进步,除了个别人形禽兽外,现今肉体上的乱伦已几近绝迹,但精神和权力上的乱伦却依然在延续着,甚至垂而不死,甚至还在肆虐。

典型的历史案例非常多,就拿大家熟悉的明朝东厂之祸来说,为巩固篡夺的政权,这个由朱棣处心积虑建立起来的宦官特务机构,原本的职责是“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与锦衣卫均权势”,并没有太多的执法权,可凤凰彩票一旦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后,这些丧失了造人基本功能的阉人就再也收不住手,急欲放大自己的权力,于是便在皇权的加持下,四处进行权力乱伦,该管的,不该管的,能管的,不能管的,都要管,还近亲繁殖出其他小机构,包括监狱等,弄得一母同胞的锦衣卫都被伦得跪服,更别说什么三法司,那简直就是血亲之外的弃儿。

而木匠皇帝明熹宗时期的阉宦之首、东厂“厂长”魏忠贤更是将权力乱伦推进到了顶峰。据《明史·魏忠贤传》记载,某年,外戚李承恩,宁安大长公主的儿子,因家中藏有公主赐给的器物,魏忠贤诬告他盗窃乘舆服饰等禁物,将他判了死罪。中书吴怀贤读杨涟的奏疏时,击掌赞叹,家奴将他告发,结果被杀,家也被抄了。武弁蒋应阳为熊廷弼讼冤,立即被诛死。民间偶有言语触犯了魏忠贤,便被捉拿杀戮,甚至被剥皮、割舌,被杀者不可胜数,人们路上相遇,只能以目传意,不敢言语。但这年,记门功,魏忠贤却得加恩三等,庇荫都督同知。又荫封他的族叔魏志德为都督佥事。升其外甥傅应星为左都督,并表彰他的母亲,而以魏忠贤侄儿魏良卿为佥书锦衣卫,掌南镇抚司事务。

虽然后来崇祯皇帝继位,惩治贪腐,将魏忠贤逐出,阉竖畏罪自杀,算是大快了人心,但明朝也已被这些不男不女的公公用权力乱伦的方式祸害得病入膏肓,在李自成与满清的内外夹击下,曾经盛世近三百年的王朝倏忽间就江山易主了。





与明朝相比,民国初期,大总统袁世凯的权力乱伦却乱得很幼稚,竟然想伦出个皇上。大的历史背景大家都知道,这里不用啰嗦。只是其中有两人与袁世凯的对话演义,现在看来却颇有些意思。

一个是袁的六姨太洪姨,此女深得老袁宠爱,被老袁的公子袁克定说动,想要干一个母后当,于是在老袁尚在犹豫这洪宪皇帝是做得还是做不得的档口,假意与老袁讲历史:“汉高祖,明太祖,非起自布衣么?”老袁应声道:“是的。”洪姨微笑道:“他两人起自布衣极速分分彩平台,犹得一跃为帝,似老爷勋望崇隆,权势无比,何不为子孙计,乃甘作一国公仆,任他举废么?”老袁闻言,不由得像青春少女一般,心有撞鹿,便露了底牌:“我岂不作此想?但时机未至,不便骤行。”洪姨道:“胜会难逢,流光易逝,老爷年近六十,尚欲有待,究竟待到何时?”老袁默然不答,只以一笑相还,算是接了这小可爱的美意。

第二个人是当时的国务卿,后来的傀儡总统徐世昌。这个老政客当时摸不清老袁到底是咋想的,于是摸到总统府去探虚实,便有了这样的对话——

徐世昌:“总统明见究竟是民主好么?君主好么?”

老袁笑道:“你以为如何是好?”

徐世昌道:“无论什么政体,都可行得,但总须相时而动,方好哩。”

老袁道:“据你看来,目下是何等时候?”

徐世昌道:“以我国论,适用君主,不适用民主。但全国人心,犹倾向民主一边,因为民国创造,历时尚短,又经总统定变安民,只道是民主的好处,目下且暂仍旧贯,静观大局如何,再行定议。”徐世昌话说到此,本指望老袁来句痛快话,却见老袁面色从容,其实心下已知,老袁这皇帝是铁定要干的了。

有这一内一外,一个人一国家的说辞,老袁自然是吃了定心丸,心向往之,再加上那个被误读了的美国人古德诺的一篇文章,老袁权力乱伦的劲头更加十足。但老袁不知道,以当时国人的思想解放水平来看,想用权力乱伦来荣登大位,基本就是一个COSPLAY的笑话,不作死才怪。



过去,所谓乱伦者,无外乎就是亲缘关系的肉体交媾;现今,引申到社会,则是公权力的肆意妄为。前者,摧毁的只是一个家族,而后者吞噬的却是一个民族。虽然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很多人并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痛苦,或者感受到了,却不知道是何原因造成的,还天真地认为所谓权力乱伦离我们很远,可事实上,只要我们稍加留意,都可以发现它随时都潜伏在我们身边,正伺机出动,这里就不再举例说明,大家各自体会吧,但必须注意的是,如果我们对此不加以警惕,不及时制止,最后我们都会被迫吞下那颗恶果。同时,对有能力使用公权力的人也做一个提醒,请把握凤凰彩票好自己手中的权力,切勿随意进行权力乱伦,否则,直接遭受戕害的一定是自己,毕竟,上帝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