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分彩平台 > 猫眼看人 >


快刀斩乱麻的辛亥革命:福建新军一日击退八旗
网易首页新闻中心新闻正文

快刀斩乱麻的辛亥革命:福建新军一日击退八旗2017-02-04 11:39:16 来源: 国家人文历史举报



辛亥革命从海外起步,海外华侨最早树立了“非革命不足以强国,非革命不足以唤醒民众”的思想,首先投身革命洪流。福建是著名侨乡,因此算得上辛亥革命的“老区”,兴中会第一任会长杨衢云就是福建人。1911年4月的广州起义,阵亡与被捕后英勇牺牲的闽籍烈士有30余人,黄花岗72烈士墓中有姓名可查的福建人就有19名,林觉民就是其中之一。广州起义失败之后,福建革命党意识到,手里没有枪杆子是干不成革命的,于是加紧在新军中活动。福建新军整体倾向革命,只用了很小的代价就取得了福州起义的胜利,福州光复只用了一天。其实,要不是两位在闽满清大员的死硬,这场战斗完全可以不发生。



福州军警倒向革命

福建的新军是由原来的绿营和湘军裁并而成,有很大一部是左宗棠从湖南带来的士兵及其子侄,这里面就有福建光复的重要人物彭寿松。

彭寿松,号岳峰,湖南长沙人,1866年出生。其父彭定太为湘军将领,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后随左宗棠入闽,彭寿松随父来到福建。最初,彭寿松在福建官场混得还不错,当到了福建保甲局总办,任缉捕局局长,相当于公安局局长,后来因为在湖南会馆殴打一同乡,被布政使参劾革职。郁郁不得志的彭寿松决定投身革命找出路,1911年3月,彭寿松加入同盟会,积极联络军人,建立军警特别同盟会,自任会长。彭寿松利用湘军和哥老会的旧关系,积极进行活动,半年内,使驻防省城的巡警道所属警察大都加入军警特别同盟会。当时福建新军加入同盟会职位最高者为第十镇第二十协协统(旅长)兼武备学堂管课和讲武学堂监督许崇智。

许崇智,1886年出生,广东番禺人,为清末闽浙总督许应骙的侄孙。1901年许崇智入马尾船政学堂学驾驶,第二年由许应骙保荐赴日本士官学校第二期炮兵科留学,与阎锡山、张绍曾等都是同期的同学。许崇智在日本与孙中山、廖仲恺等人往来,深受熏陶,1905年毕业回国,任福建武备学堂教习。1906年夏,许崇智加入了刚成立的同盟会福建支会,利用师生之谊在新军官兵中鼓吹革命,拓展组织。1911年,25岁的许崇智实际上已控制了第十镇。武昌起义后,他动员新军第十镇所有中上级军官集体加入同盟会。

此时,福建同盟会员已有万人,许崇智觉得自己的号召力还是不够给力,他希望照搬已经成功的“武昌模式”,找一个福建的“黎元洪”。这个人就是他的上司、新军第十镇统制(师长)孙道仁。此人是湖南人,乃将门之后,其父是中法战争名将孙开华,他自己也在保卫台湾的战斗中崭露头角,从此就成了清王朝的宠儿,也一直是福建军政界的红人。所以,在福建革命浪潮风起云涌的时候,“世受皇恩”的孙道仁态度一直比较暧昧。许崇智和彭寿松向他陈说利害:新军士兵多数投入革命党,如不顺应潮流,恐怕下场不妙,其他各省新军领袖参加革命后都做了都督,权威不坠,让孙道仁有些动心。谭延闿在当了湖南都督后也电告孙道仁:你要再不革命,小心湖南人民拆了你的祖宅、挖了你的祖坟。

11月5日,孙道仁和同盟会领袖在一艘夹板船上谈判,孙道仁终于表示:“大势如此,只得顺从。”会上议定,推举彭寿松为同盟会福建支部长,孙道仁为福建军政府都督,许崇智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11月12日发动起义,总指挥是许崇智。

满清大员拒不投降

周边各省纷纷独立,福建的独立看起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立宪派希望实现不流血的革命,开出条件:政权移交给新政府,满族官员投降并交出武器,满汉不再区别对待,满人的俸禄照发不误。革命党人也贴出告示,“力劝满员归降”。孙道仁还特意到将军署面见福州将军朴寿,好言劝他“识大体、明大局,不要过于固执”。朴寿将孙道仁软禁,闽浙总督松寿闻讯后,怕事态扩大,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再三力保,朴寿才把孙道仁释放。

当时,满洲八旗驻防福州的兵力共2600余人,其中有千人装备德国造毛瑟枪,称为捷胜营。兵力对比上,八旗兵占凤凰彩票优,这也让松寿和朴寿觉得自己有了叫板的本钱,用他们的话是:“非要看看革命党是什么样子”。朴寿命令旗营以外大街小巷设置栅栏,旗兵分散把守城门,凡十三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子全部被编进八旗巡防营训练射击,妇女则每人发给一把刀,迎战革命军。为了坚定旗民血战到底的决心,朴寿甚至令旗营各户准备煤油,以备危急之时集体自焚,要与城内汉人同归于尽。旗兵佐领文楷还组织五百人的“杀汉队”,分编为大刀冲锋队和汽龙洋油放火队。至此,新军与八旗之战箭在弦上。

于山激战一天,光复福州

朴寿事先得到了起义发动的时间,决定先发制人,于11月9日进攻同盟会总部。革命党人便把起义日期提前到8日夜。

11月8日早晨,福州同盟会总部发出起义通知,从9时起,宣布福州全城戒严,以“子女”两字为口令,发给各队队员臂章一面,上书“公权”二字。

于山位于福州中心制高点,居高临下,便于侦察敌军行动,大炮可以打到敌人的每一个据点,尤其是便于炮打敌军的司令部将军署。山下则敌我双方军营犬牙交错。所以,革命军决定,战斗前敌指挥部就设在于山上的观音阁,指挥整个战役。

许崇智号召大家立下军令状,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跟随他赴于山作战,“不愿者留守后方”。全体举手响应,态度坚决,当即就地整队出发,孙道仁、彭寿松、黄展云等人也随许崇智上于山前线指挥部。许崇智将炮兵营六尊山炮架在天君殿附近,炮口指向旗营。

1911年11月9日凌晨,指挥部参事周忠魁接受许崇智的命令,率领一批革命志士配合革命军北库驻兵,攻下福州屏山高地及山顶的清军八旗弹药库。

当天空露出曙光的时候,设在于山观音阁的革命军前敌指挥部向阵前的第十镇山炮营下达命令:“炮轰旗下街,摧毁将军署!”

一瞬间,炮火纷飞,震天动地,山下清军旗营到处着火,一片惊叫声,革命军的山炮使清兵闻风丧胆。原先从各旗营撤退到将军署西花厅的千余名满族妇女呼号啼哭,乱作一团。凤凰彩票

不久,于山上革命军炮弹用尽,旗兵便拼命向于山反攻。朴寿亲派放火队焚毁于山下的民房。此时,同盟会急调救火会人员、车辆驰赴各处扑灭火灾。“八旗捷胜营”占据了于山下法政学堂楼房制高点,向于山上疯狂扫射。文楷率“杀汉团”500人包围于山,分成队列登山反扑,蜂拥而至,一时大有夺取于山之气势。战至9时半,革命军于山阵地形势危急,清军来势凶猛,杀声震天,抢夺大炮阵地数次。

就在两军鏖战之际,革命军北库军火库的炮弹赶运到于山指挥部。炮兵阵地立即集中火力,向旗兵猛射猛轰,一股作气摧毁了占据法政学堂制高点的清军“八旗捷胜营”,使其伤亡过半。接着,炮队猛轰旗下街将军署,一时多处中弹起火。

已经反正的长门炮台统领陈恩焘派出的百名士兵携4尊大炮急赴城内助战。革命党人将马尾船政厂旧有的枪械、子弹全部运到于山革命军指挥部。于是革命军军威大振,打得向于山反攻的清军屁滚尿流,竖起“将军出走,停战议和”的白旗。但不久,清兵就撤去白旗,积蓄力量,再次进行反扑。

清军徐镜清部在许崇智所派代表的晓以大义下倒戈。徐镜清部分兵两路进攻旗兵:一路趋西门包抄东街福州将军署;一路沿城上援于山。在山上山下两路革命军的夹击下,11月10日,于山周围的残余旗兵竖起“请求停战,全部缴械乞降”的白旗。许崇智准其所请,派排长陈金魁等人下山,督促旗兵至南较场接受投降。战事至此结束。

早在9日下午4时左右,总督松寿见大势已去,遂微服出署,至盐道前高开榜画店吞金自杀。

朴寿也早早携带眷属逃出将军衙门,在统领德润的陪同下溜到蒙古营副都统明玉家。这里正聚集着许多清旗营中的知识界人士,在商议出路问题。商议结果,决定投降。朴寿见状,便化装成挑粪的农民往福州郊外跑,中途被革命军抓获,押往前敌指挥部。最终,朴寿在革命军士兵的强烈要求下被处决,尸体被放在棺材里送还家属。

战后统计,革命军阵亡16人,清军及其家属死亡280余人,包括自杀在内。本来,这些鲜血是不用流的。

孙道仁先独立后认错,许崇智追随孙中山革命
极速分分彩平台
1913年,“二次革命”炮声响后,福州各界派代表向都督府请愿,要求宣布独立。时任福建都督孙道仁的态度和两年前一样,依旧骑墙暧昧。在时任中华民国第十四师师长许崇智的“二次”游说之下,孙道仁迫不得已,于7月19日和许崇智联名通电,宣布福建独立。许崇智虽促使孙道仁宣布独立,但孙道仁对要求出兵北伐之事只是口头敷衍,行动上不予支持。因军饷无着,故福建虽宣布独立,而讨袁军却从未出省。“二次革命”失败后,孙道仁于8月9日通电宣布取消独立,并向袁世凯认错请罪,把责任推卸在许崇智身上。

许崇智则一直追随孙中山,1917年8月,任护法军政府大元帅府参军长,协助孙中山主持军事。1924年1月,被推为中央监察委员,兼国民党中央军事部长。1924年3月,任建国粤军总司令。1925年6月,平息滇、桂、直系军阀叛乱。1925年7月1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被任命为军事部长兼广东省政府主席。

1915年,许崇智和蒋介石、张静江在上海拜了把兄弟,对蒋颇有提携,1925年8月20日,廖仲恺遇刺身亡。经审查,许崇智部下有重大的嫌疑,9月19日深夜,蒋介石派兵包围许崇智司令部,迫使许崇智去沪“养病”,不到40岁的许崇智从此告别了政治舞台,于1965年病逝于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