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分彩平台 > 文化散论 >


三藏属佛家,真经属道家,唐僧为何在西游记里要取“真经”?
李天飞(中华书局编辑,著有《西游记》校注) 来自 翻书党

《西游记》第九十七回,唐僧师徒终于取到真经了。《西游记》里面有一段话,很有意思:

如来言曰:“我今有经三藏。有《法》一藏,谈天;有《论》一藏,说地;有《经》一藏,度鬼。共计三十五部,该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真是修真之径,正善之门。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地理、人物、鸟兽、花木、器用、人事,无般不载。汝等远来,待要全付与汝取去,但那方之人,愚蠢村强,毁谤真言,不识我沙门之奥旨。”叫:“阿傩、伽叶,你两个引他四众到珍楼之下,先将斋食待他。斋罢,开了宝阁,将我那三藏经中,三十五部之内,各检几卷与他,教他传留东土,永注洪恩。”

《大藏经》

这一大段话里,凡是标红的,都很有意思,值得一读再读,我们一点一点地细八。

读真经,吃真饭,喝真水

首先,“三藏”,是佛教经典的总称,分经、律、论三部分(通晓三藏的僧人,称三藏法师,如玄奘称“三藏法师”,其实历史上有许多“三藏法师”)。这里奇怪的是如来把经、律、论改成了法、论、经,总称为“三藏真经”(第八回),难道是山寨的?

而且“真经”这个词,简直就成了唐僧化斋的口头禅,一部西游记从头说到尾,最常见的一句话是:凤凰彩票

贫僧是从东土大唐而来,派往西天拜佛求取真经的。



道德真经(《老子》)

然而,只要检索一下《大藏经》就知道,佛教并不习惯把自己的经典称为“真经”,尤其是经书的名字,也从来不叫“三藏真经”或者什么楞严真经、金刚真经、阿含真经……真经这个词,在佛典里出现得是很少的。反倒是道教喜欢管自己的经典叫“真经”。比如:

道德真经(《老子》)

南华真经(《庄子》)

通玄真经(《文子》)

冲虚真经(《列子》)

《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

《元始天尊说灵应药王救八十一难真经》

《混元八景真经》

《上清明鉴真经》

《元始天尊济度血湖真经》

……

此外还有灵宝真经、八素真经、大洞真经、洞神真经……去道藏里一抓一大把。真经,本来是道教的专属logo,佛教是基本不来抢的。

经就是经,何必非得加一个“真”字?这就好比今天网上各种假冒造谣的盛行,所以购物网站才自称“官网”,媒体才自称“官媒”,微博自称“官微”,微信号自称“官号”……以后估计各种自媒体发展起来了,入驻了头条号肯定有“官头”,入驻了企鹅号肯定有“官鹅”……



南华真经(《庄子》)

历代皇帝都喜欢修《实录》,也是这个意思,其实录就是录,何必“实录”?这一点启功先生讲得很清楚:

人每日饮食,未闻言吃真饭,喝真水。史书自名“实录”,先恐人疑其不实矣。又“实录”开卷之始,首书帝王之徽号,昏庸者亦曰“神圣”,童騃(呆蠢)者亦曰‘文武’,是自第一行即已示人以不实矣!

强调自己的经为“真经”,正说明了一种敏感的心态:一是“假经”比真经多,二是真经本身也未必真!怕别人看出来是假的,先抓一个“真”字充场面。诸位千万要相信啊,贫道叫真李天飞,性别是个真极速分分彩平台男人,长着两只真眼,伸着一双真手,在真微博、真微信、真头条连载真西游记……

佛教的经典完全是公开的,“少林七十二绝技,向不禁人翻阅”。当然佛教伪经也不少,但很容易拿出来辩证。就算是出家比丘的戒律不欢迎在家众看,但也只是那么一说,你想看也照样看得着。所以实在没有必要再加个“真”字。而道教的经书讲究秘授,“非其人不传”,无从验证,所以也说不清真的假的,反正谁都说是真经,千真万确实实在在毫无虚假万分真实。例如葛洪《抱朴子》:

或有颇闻金丹而不谓今世复有得之者,皆言“唯上古已度仙人乃当晓之”。或有得方外说,不得其真经;或得杂碎丹方,便谓丹法尽于此也。



通玄真经(《文子》)

唐天宝元年,唐玄宗把老子、庄子、文子、列子四个人封为真人,同时《老子》、《庄子》、《文子》、《列子》四部书都封为“真经”。看来皇上们既喜欢封“真经”,又喜欢修“实录”,倒不违和!“真经”就牢牢跟定了道教了!

山寨的“三藏”

而且,正版的经、律、论三藏,经是总说根本教义的,律是记述戒律威仪的,论是阐明经义的。而这里如来说“法藏谈天,论藏说地,经藏度鬼”,这也是山寨的!总的内容竟然是“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地理、人物、鸟兽、花木、器用、人事,无般不载”,如来的“三藏”什么时候不讲佛法,改开百度百科了?

佛教正版的“三藏”分经、律、论,就相当于字母表里有ABC,稍微熟悉一点佛教的人就是非常熟悉的。这里这么重大的问题都会写错,只能理解为像六耳猕猴那一回那样:如来佛整部《西游记》唯一出场一次讲的经,反倒是道教的《护命经》。这就是作者故意的!

况且如来还说,我这三藏“真是修真之径,正善之门”。“正善”固然长了一副和尚的模样,那个“修真”,怎么看怎么像有头发的!因为一般来说,“修真”指的是道教的修炼。不要说古人,就是今天的“修真小说”,也都是讲内丹真气这一套的!



冲虚真经(《列子》)

这“修真之径,正善之门”,如来在第八回也说过一遍,这次是第二次重复。如果我们再翻回到乌巢禅师授《心经》那一回,同样可以看到类似的话:

此时唐朝法师本有根源,耳闻一遍《多心经》,即能记忆,至今传世。此乃修真之总经,作佛之会门也。

《西游记》里认为《心经》是所有佛经的根本,懂了《心经》和懂了全部佛经,意义是差不多的。如果“作佛之会门”可以对应“正善之门”,那么前面那个“修真之总经”对应什么呢?“作佛”与“修真”岂不正是佛道对应的一对概念?

所以说,这里还是像贫道昨天说的:如来的这“三藏真经”,仍然体现了佛道合一、仙佛同源的概念。“三藏”是佛家的,“真经”是道家的;“正善”是佛家的,“修真”是道家的。

而《法》藏谈天、《论》藏说地、《经》藏度鬼这个山寨的内容,也正是彻底地把佛教改窜了!因为我国本土所崇奉的神灵,正是分为天神、地祇、人鬼三个系统!这套体系肯定不是阿三们的!而且,这还真不是道教的专利,因为早在《尚书·舜典》里就有,大舜帝说:

四岳,有能典朕三禮?



《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

意思就是说:“众位爱卿,有谁能主管朕的三礼呢?”这里的“三礼”,就是“天神、地祇、人鬼之礼”(汉马融说),这是我国传承了几千年的祭祀三件套。慢说皇上家南有天坛、北有地坛,中间太庙,就是算一个小县城,都有“风云雷雨坛”、“城隍庙”、“邑厉坛”(祭祀厉鬼的),正好隐隐分出天神、地祇、人鬼三个体系。不管其中有多少佛教的、道教的、民间信仰的掺和在一起,这天、地、鬼的大框架基本是不变的。

道教源于上古的方术,同时也承担了一部分国家祀典的功能。道教崇拜的神,也正分为天神、地祇、人鬼三个大类。另外,三藏真经里“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地理、人物、鸟兽、花木、器用、人事,无般不载”,这个功能是什么呢?而是古代的百科全书,它的名字叫“类书”!《西游记》“三藏”的这套编纂体系:天文、地理、人物……的顺序,和古代类书“天地人事物”的顺序是一样的,也正是儒家思想的反映。绝不是佛教或道教的思想来源。

所以说,如来这里短短的一段话,其实已经暴露了《西游记》中唐僧千辛万苦要取的“真经”的真相:它根本不是纯粹宣扬佛教的,也不是纯粹宣扬道教的。它只是借取经这个故事,要讲三教合一的道理。先是千方百计把道教拉进来,然后再把儒家拉进来。老君、孔子,两位圣人乐乐呵呵地上了佛祖的灵山,把佛祖昨天的生日蛋糕互相抹了一脸,谁也看不出是谁了!

至于为什么把经、律、论三部分变成法、论、经?恐怕也是在不作大手术的情况下,尽量冲淡其佛教色彩。因为“律”字面意思太明显,只能理解为“戒律”,是必须改掉的。所以不妨用一个“法”字来代替它。按字面意思,“法”的涵盖面最广,相当于“道”,可以配天;“经”是用来念的,可以度鬼;剩下一个“论”,凑合着让它“说地”得了!

无字真经和索贿

阿傩迦叶二尊者带着唐僧师徒去藏经阁取经,到了地方却又索要“人事”。没有“人事”,就给了一堆白纸本子。这一点,经常被理解为是对佛教的讽刺。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真理本来就应该是无字的!《道德经》劈头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语言这东西,只是一个思维的外壳而已,并不是思维的本身。思维,也只是意识的外壳而已,并不是意识的本身。意识,也只是……而已、而已、而已。好了,不多说了!

所以语言文字,只能作为一种求得真理的辅助手段,绝不是求得真理的康庄大道,因为它不是终极的。求得真理,还是在于内修心性,外行实务。光靠看书本是有局限性的,别看贫道天天讲《西游记》,其实贫道最佩服的人,是颜元和李塨二位先生。所谓:

人之岁月精神有限,诵说中度一日,便习行中错一日;纸墨上多一分,便身世上少一分。

可为终日钻在纸堆里,既脱离实际又蔽塞真心的人物,作一大狮子吼!

语言文字之无力,表现在很多方面。例如“解释”这个词,我们用人类语言来给它下个定义吧:《汉语大词典》的词条说“解释”就是“分析说明”;什么是“说明”呢?词条“说明”就是“解说明白”;什么是“解说”呢?词条“解说”就是“解释说明”。咦,转了一圈,成了死循环,又转回来了!獐旁边就是鹿,鹿旁边就是獐,等于什么都没说。

所以《西游记》里反复说“千经万典,只是修心”。当然还得走十万八千里,经过八十一难。就是昨天金顶大仙说的:

你认得的是云路。圣僧还未登云路,当从本路而行。



《元始天尊说灵应药王救八十一难真经》

云路是修心,本路是实行。西天胜境,一念可到;可是还得一步一步、一难一难地走过去。试想,一部《西游记》,很多故事,不都是从孙悟空和唐僧讨论心经开始,从孙悟空打败妖怪救出唐僧结束的么?此二者外,其实更不必宣讲什么佛理了。说实话,佛经里精义多了去了。不读《楞严》,不知迷悟之关键;不读《法华》,不知如来之苦心;不读《华严》,不知佛家之富贵……然而这些,无妨交给钻研佛理的专业人士去做,比起心性和实务二者来,又是次一等的内容了。

所以理论上说,文字是没有用的。所以贫道写到第97回了,前前后后五六十万字,还是等于一个字没有写。当然接下来几天仍然会放出有奖问答,有实惠的东西赠送,这就比千言万语强多了!

所以,历来的禅宗高僧也好,全真高道也好,都喜欢讲“无字经”,“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这是高明的智慧。然而虽然真经无字,却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得了的。对于普通人,还是得用普通人的办法。

这里讲一个有意思的故事。记载玄奘法师的第一手史料《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和《大唐西域记》,有这样一段记载:

印度的醯罗城有如来的骷髅骨和一片顶骨。用泥印一下顶骨,观察纹路可以知道吉凶。还有一颗如来的眼睛,像李子那么大个,“光明清彻曒映中外”(不知是怎么保存下来的)。还有一件如来的袈裟、一柄锡杖。这五件展品,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看守的和尚本来不想开放,但要求参观的人太多。于是“以为财用人之所重。权立科条以止喧杂”,开始设卡卖票:参观如来顶骨,交1个金币。用泥印一下,交5个金币。参观眼睛、袈裟、锡杖再交金币。玄奘法师阔得很,他来了之后,“施金钱五十,银钱一千,绮幡四口,锦两端,法服二具”,立马成了VIP会员!

这和今天各个寺庙里的事简直一模一样!虽然看顶骨、眼珠,如见如来本尊。即便这样,也是要向和尚交钱的!因为没办法啊,其实修佛就老实修佛就得了,一块破骨头、一个眼珠子(弄不好还是假的,真的怎么保存1000多年?)有啥值得看的?可是老百姓就是在意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和读书人在意书本子上写的东西有什么区别?所以,看守的和尚卖票是很正常的,他需要雇人维护展品安全、需要管理参观秩序。要不你印一下,我摸一下,早就碎了。

况且,观音菩萨当年在长安的时候,只说真经“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充其量只是个广告,从头到尾,就没说白给呀。凭什么我们就认为一定是白给的?唐僧去了就能拿到?人家要“人事”还不爽。这是什么心态?你千辛万苦来了就有理了?有本事拿白纸走啊。这种想当然能白得的心态其实满普遍的。今天还有动车上喊人让座,人家不让就不爽的呢。历史上的玄奘法师,看了一眼佛头骨还给了50个金元,1000个银元呢,绝不说“我大老远来的,你给免票吧”,这就是差别和境界!

所以阿傩迦叶向唐僧要“人事”,其实也是很正常很现实的事情。有字的佛经,不需要纸张吗?不需要印刷或抄写吗?不需要装订吗?这样算下来,一个印张的成本起码得三四毛钱!要是精装,还有人工费;布面精装还有布钱,锁线订比胶订还要贵,装成唐代的卷轴更贵了,雷音寺的管理成本还得摊进几凤凰彩票成吧,涉及到图像还得手绘吧……这还是佛祖不要稿酬的情况下。5048卷经就是按今天批量印刷的情况算下来,光成本也得上万,印数少或只是人工抄写的话,还得数倍、乃至数十倍地翻。根据敦煌文书,唐代抄经一卷约一吊钱,5048卷大致合5000多两银子。菩萨当年跑到长安狮子大开口,一领袈裟也不过5000两。用一个紫金钵盂换,值大发了!

(李天飞的个人微信订阅号“xianer-xianer”也会发布西游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