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分彩平台 > 原创评论 >


[转贴]《大公报•星期论文》旧文新读之二
《大公报•星期论文》旧文新读之二——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 丁文江

编者按:本人几年前于故纸堆中,检翻出几套旧文,一套叫《申报•自由谈》,己由陕西师大出版社出版发行;一套即《大公报•星期论文》,因时运不济,数家出版社欲出未出。自今日起,特开辟此《旧文新读》栏目,陆续推出此中佳作,与同道者共享。
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文人论政,金振玉声凤凰彩票。
这是一所被铁门深锁尘封日久的报纸精品宝库;
这是一座被历史尘暴厚厚掩埋的现代思想富矿;
这是一部被发掘出土重见天日的中国文化珍藏。
在这里——
群星明灿,
人才喷涌,
高论竞出,
奇彩纷呈……
古人不见今时月,古月依然照今人。
今日读之,是震撼?是叹服?是神往?是沉思……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
丁文江

新读提要:
七十多年前,中国思想文化界的前辈先贤在这里开展了一场中国应当实行民主政治还是独裁政治的论辩:胡适之先生是赞成民主的,蒋延黻先生是赞成独裁的,而丁文江先生的结论是,在今日的中国,独裁政治与民主政治都是不可能的,但是民主政治不可能的程度比独裁政治更大。因而主张“新式的独裁”。而“新式的独裁”需要什么条件呢?
这场民主与独裁争论结束了吗???


近几月来我们许多朋友常常讨论这个问题,而主张极其不一致。蒋延黻先生是赞成独裁的(参观《独立评论》第八十和八十三号)。最近胡先生又因汪蒋两先生感电有“中国今日之环境与时代,实无产生意俄政制之必要与可能”的话,作文批评钱端升先生在《东方》杂志所发表的“民主政治乎?极权国家乎”(参观《独立评论》第一三○号),申说他以前的主张。
胡先生以为独裁不是必要的:因为独裁(一)不能促进钱端升先生希望的沿海各省工业化;(二)不能达到蒋廷黻先生所希望的统一政权。他又不信(一)中国今日有能独裁的人,党或是阶级,(二)中国今日有可以召号全国人的情绪与理智的活问题,使全国能站在某领袖某党某阶级之领导之下造成一个新式的专制,(三)中国民族今日知识经验够不上干那需要高等知识与技术的现代独裁政治。所以他以为独裁是不可能的。
平心而论,中国今日没有独裁的可能是大家应该承认的。汪蒋先生是党国的政党的领袖。他们都说,“中国今日之环境与时代,实无产生意俄政制之可能”,然则他们一定是承认中国今日没有能独裁的人或是党?。
独裁政治不可能,民主政治是可能的吗?这当然是要看“民主”两个字怎样的解释。假如民主政治是要根据于——就是凡是成年的人都要有选举权,然后算是民主政治,则民主政治在中国今日不可能的程度远在独裁政治之上。因为中国今日是否有能独裁的人或是党,还是个信仰问题——我们不信有这种人或是党,别人也许相信。至于中华民国的人民百分之八十或是七十五以上是不识字的,不识字的人不能行使选举权的,是大家应该承认的。若是所谓民主政治是相对的,是逐渐推广的,则当然有讨论的余地的了。前清的咨议局和民国的国会都是“可能”过的了。不过这是不是我们所谓民主政治?
近年以来许多人——不赞成独裁的人如威尔士H.Gwells如罗素Berharkl Rursell——都觉得真正的平民政治事实上不可能。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以为大家都识字,选举权普遍,政权当然是在选举人手里的了。近几十年来的经验才知道是不然。多数人对于政治根本没有兴趣。他们识了字是看体育新闻Skorting news,读侦探小说。政治上的问题除非是为他们直接有利害关系的,他们绝不愿意过问。同时靠政治吃饭的人又发明了一种骗人的利器——宣传。宣传是要组织的,组织是要钱的,于是就是在西欧选举权普遍的国家,实际的政权旁落在出党费、开报馆、办无线电广播的人手里。所以现在连反对独裁的人对于民主政治都发生了很大的疑问。
胡适之先生说,“民主宪政只是一种幼稚的政治制度,最适宜于训练一个缺乏政治经验的民族”。这句话是不可通的。理论的根据我们姑不讨论;事实上看起来,民主宪政有相当成绩的国家,都是政治经验最丰富的民族。反过来说,政治经验比较缺乏的民族,如俄、如意、如德,都放弃了民主政治,采用了独裁制度。足见民主宪政不是如胡适之先生所说的那样幼稚的。“民主政治只要有选举资格的选人能好好的使用他们的公权。”不错的,但是这就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一件事。所有行民主宪政的先进的国家,都还没有做到这个地步。
胡先生说,“民主政治的好处在于不甚需要出类拔萃人才……在于集思广益,使许多阿斗把他们的平凡常识凑起来也可以勉强应付”。他似乎相信,“两个臭皮匠,凑起来是个诸葛亮”。他太乐观了。事实上两个臭皮匠,凑起来依然是两个臭皮匠。胡适之先生似乎以为专门技术人才是行独裁政治才需要的。事实上在任何政治制度之下,民主也好,独裁也好,如果国家是现代式的,胡先生所举的一百五十万个专家一个也少不了的!英美政治以前比较的简单,因为他们是实行正统经济学的放任主义的Laisseg faico,与政制无关。现在英国也要有专家政治,美国也要有“智囊团”了。因为放任经济主义在英美也不能存在了。岂但英美,连落伍的中国银出口也要加税了。这都是时代的表示。
“苏俄与意大利都不是容易学的”。这话当然是不错的。但是没有问题,英法美比苏俄与意大利更要难学。“领导四万万个阿斗,建设一个新的国家”当然是“非同小可的事”。但是要四万万个阿斗自己领导自己,新的国家是永久建设不起来。
所以我的结论是在今日的中国,独裁政治与民主政治都是不可能的,但是民主政治不可能的程度比独裁政治更大。凡胡适之先生所举的独裁政治的困难和需要,都是实行民主政治所不可免的困难和需要,而且程度加大。实行民主政治,一定要有普通的教育,完备的交通,健全的政党,宽裕的经济。实行独裁政治所需要的条件或者不至于如此的苛刻。
“可能”的程度如彼,“必要”的问题如何?我以为这个答案是很明显的。中国的政治完全在革命期中,而且在内战期中。在这种状况之下,民主政治根本还谈不到。独裁政治当然是不可避免的。汪蒋两先生尽管通电说独裁政治不是必要,而事实上国民政府何尝不是变相的独裁,不过不是蒋廷黻、钱端升两先生理想的独裁而已。岂但我们的政治没有脱离革命的方式,我们的国家正遇着空前的外患,——不久或者要遇着空前的经济恐慌。在没有渡过凤凰彩票这双重国难以前,要讲民主政治,是不切事实的。胡适之先生自己说,美国“到了近年的非常大危机,国会授权给大总统,让他试行新式的独裁”。我们的国难十倍于美。除去了独裁政治还有旁的路可走呢?
“试行新式的独裁”!我们应该注意“新式”二字。因为新式的独裁与旧式的专制是根本不能相容的。胡先生说,“打倒专制”的口号可以使统一不能成功,这是真的。但是大家要打倒的是改头换面的旧式的专制,并不是新式的独裁。独裁如何才可以算是“新式”,我以为有以下的几个条件:
一、独裁的首领要完全以国家的利害为利害。
二、独裁的首领要彻底了解现代化国家的性质。
三、独裁的首领要能够利用全国的专门人材。
四、独裁的首领要利用目前的国难问题来号召全国有参与政治资格的人的情绪与理智,使他们站在一个旗帜之下。
我已经说过,目前的中国这种独裁还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大家应该努力使他于最短期内变为可能。放弃民主政治的主张就是这种努力的第一个步骤。
原载1934年12月18日

丁文江(1887—1936)江苏泰兴人。
地质学家,我国地质事业创始人之一。曾创办中国地质调查所任所长,山东大学教授,中央研究院总干事。著作颇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