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分分彩平台 > 原创帖文 >


2005年读的十本好书
2005年读的十本好书

文/老于头

一:《不合常规的飞翔》

  这是《世界文学》编辑部,从2000年之后发表的小说中,精选的一本短篇小说集。我把它列为第一,是因为,其中的很多小说,尤其是这篇《不合常规的飞翔》,使我对小说的寓言之意和人物设置,背景选择,都有了更上层楼的感悟和了解。

  二:《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李国文著。

  第一次知道李国文的名字,已经很久了,记得我还在读书,看过他写的《冬天里的春天》,获过茅盾文学奖的吧。今年看到了他的书,还有一本《大雅村言》。都是写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的命运和为人的,贬多褒少,似剥画皮,文人的无行与无德,全部揭开了,看得十分过瘾。更大意义上,是借古讽今。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完惊出冷汗。

  三:《话语的德性》,谢有顺的评论集。我还要把另一本书一起并列,《于坚,谢有顺对话录》。它们都是近年少有的集思想和文学批判于一体的批判集。我读过很多文学评论集,要么仅仅涉及文学的艺术性,就事论事,不及其余。文学应该涵盖的思想和道德似乎与文学的批判本身无关。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作为批判者本身,也许就没有自己的思想和道德。写评论是为了混口饭吃的,或者是出于拿了回扣以后的歌功颂德。另一种情况是,不谈文学本身,在作品的思想性上大做文章,八股味道十足,极左嘴脸丑陋。为的是一个目的,把作品和作者搞臭。这样的评论家,大概自觉担负着国家使命,一有风吹草动,就想捕风捉影,唯恐大厦将倾,于国于民不利,把文学看着政治的死敌。谢有顺不同,这不同可以单独成书,以后续写。

  仅举两例。关于余华的小说,他是这样说的:没有一种熟练的匠气后面,不带着明显的精神暮气。

  在和于坚的对话录中,有一章的题目是:文学是慢的历史。他写道:多数作家想写畅销书,而没有想到我要写常销书。说得多好!

  四:《中国古代小凤凰彩票说研究》,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和中国古代小说研究中心,联合出版的第一缉。在这里,我愿意把书中关于小说的定义奉献给大家,因为我觉得书中的定义,对于正在创作中的文学爱好者们,不无裨益。书的第十二页,这样写道:文学性质的小说,要以故事为基本层面,故事要提升到情节的水平,前后事件必须用因果关系的链条组合起来,人物的重要的行为要有心理依据。时间和空间,叙述和描写,比诗歌和散文有更大的空间。

  五:《生命与创作》,傅光明采写。本书是作者从02年到04年期间,对十位当代名家的采访记录,又叫口述历史。我把被采访者的名字排列如下,计有:周涛,余光中,余秋雨,龙应台,张抗抗,叶光芩,李银河,陈丹燕,刘心武,铁凝。我个人获益最多的,是对铁凝的采访,她把关于《安德烈的晚上》的故事来源,灵感闪现,人物设置和背景寻找,都一一口述了出来,对像我这样的业余作者,是最大的帮助。其他的名家采访,我就不一一细说了。

  六:《电影+2004》,卫西谛主编。

  此书我已经专门写过书评,可参见以下地址。http://bbs.bokee.com/p774961.html。

  后来闲暇时再细看看,方知中国电影在思想性上,已经远远落后世界电影了。借用贾超二对顾长卫电影《孔雀》的评论:如果每一次对人生和历史的回望都只剩下怀旧的伤感,它的思考既不联系历史,也不关照现实,那么它就必须有勇气来承认和正视自己的软弱和无能。由此,《孔雀》给2004年的中国电影带来的惊喜和安慰,又是如此的有限。

  七:《秦腔》,贾平凹著。

  关于此书,我也写过书评。地址如下:http://bbs.bokee.com/p707197.html。

  我再多说一句,《秦腔》这样的写法,是对作者最大的考验。老贾毕竟是老贾啊。

  八:《退步集》,陈丹青著。

  如果说“陈丹青出走清华”算极速分分彩平台得上是05年得一件大事的话,那么,看完他写得《退步集》,就可以得到所有的答案。书中有句话很精辟:认知传统不是逆向回归,而是借助历史的维度认知自己。他的出走,应该可以看作是对这句话的注解。

  九:《吾土金沙》,孙慨主编。

  江苏的苏南,有个小小的县级市叫金坛,金坛古称“金沙”,《金沙周刊》就是金坛的一份周报,创办于2004年1月1号,到2005年11月25号,恰好百期。报纸的编辑们,从这一百期中,精选了60篇头版特稿,汇集成书,套用林语堂先生《吾国与吾民》一书的书名,命为《吾土金沙》。

  书的封底上是这样介绍本书的:这是一本通过对一个地域历史文化的审视来管窥中国的书。全书共分为“聚焦”,“历史”,“人物”,“民生”,“记忆”五个部分,每一部份都采用文字和图片相结合的方式,从多方面发掘藏身于平凡生活中美丽而不失厚重的金坛本色。

  我要说的是,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提到苏州,我们就想到苏州园林。园林是文化。提到杭州,我们就想到西湖,西湖是文化。我们金坛也有,洮湖可以是,茅山也可以是。段玉裁可以是,华罗庚也可以是。但他们都需要一种工具和载体,去做更大更光的推广和宣传。《金沙周刊》在这个意义上,应该有这样的义务和担当。

  希望《金沙周刊》两百期,三百期的时候,都能编辑一本《吾土金沙》的续集。一本一本续下去。

  希望不用多久,人们提到金坛,就能想到《金沙周刊》和《吾土金沙》。

  希望我们所有的人都不在世的时候,《金沙周刊》和《吾土金沙》还在。

  十:《昨日的世界》,斯蒂芬,茨威格著。

  这本书我利用业余时间,断断续续看了有半年了,还没看完。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它。因为它包含的东西太多了,意义也太广泛了,影响也太深远了。有人一定要笑我八股味道,但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词语来形容这本书。我曾经因为他生于1881年,和鲁迅生于同一年而产生过写篇比较的文章,后来实在太难而作罢。他是自杀的,鲁迅是病死的。李国文的书中曾经写到,中国作家(知识分子)自杀的比例,远远低于外国的作家(知识分子)。他所分析的原因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命不值钱,自杀了也没人瞧得起你。

  那么,好死不如赖活着。

  明年接着写。